智庫成果 | 《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必然選擇》專題成果發布

2019-09-23 11:09:33BY:guoyan
【字體: 打印

推動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

《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必然選擇》專題成果發布

國研智庫訊??在9月21日于濟南舉辦的“國研智庫?新舊動能轉換泉城論壇2019”上,《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必然選擇》專題成果正式發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部長侯永志對成果進行了點評。

國家中心城市是居于國家戰略要津、肩負國家使命、引領區域發展、參與國際競爭、代表國家形象的現代化大都市,集中反映了一個國家國際化和現代化的水平,發揮著重要的經濟集聚功能、空間輻射功能、對外開放功能、創新創造功能、決策中樞功能和服務支撐功能。

濟南位于國家戰略要津,北接京津冀,南連長三角,是南北兩大城市群之間的重要節點,同時濟南作為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創建國家中心城市有利于提升濟南在全國的戰略地位,對于引領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強化南北動能傳導、推進黃河生態經濟帶協同發展、實現海陸聯動雙向開放以及傳承創新中華傳統文化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在此背景下,為推動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專家牽頭,國研智庫具體組織,成立了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信部、財政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住建部、交通運輸部、商務部、文化和旅游部、國務院參事室等有關部門和機構專家構成的咨詢研究組。經過開展深入的實地調查研究,反復論證,并與其他城市進行對比分析,形成了咨詢研究報告。報告從國家中心城市概況,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環境與條件、比較分析、戰略價值、戰略構想、戰略路徑、戰略行動和保障措施等八大方面進行了系統分析與論證。

報告認為,當前,濟南作為山東省省會,匯聚了行政、科教、金融、文化、旅游、醫療等豐富資源,擁有便捷的交通網絡、富集的科教資源、厚重的文化積淀、堅實的產業基礎,行政區劃調整,北跨攜河發展加速推進,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建設破題起勢,濟南的城市框架和發展空間迅速拉開,具備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基礎條件。濟南作為黃河下游綜合實力最強的城市、全國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山東自貿試驗區三大片區之一,在黃河生態經濟帶、新舊動能轉換、“一帶一路”建設等領域迎來了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重要契機。

侯永志在點評時說,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是時代賦予濟南的重大課題,“符合規律、很有必要、事不宜遲、恰逢其時”。

第一,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符合規律。從區域發展角度看,人口和生產活動在空間上聚集是區域經濟發展的普遍規律,其結果就是城市的形成和發展。城市的規模不一樣,有大中小,有超級城市群,有世界級城市群,地位不同。從地位上來看,有的城市對全球發展有極端影響,像倫敦、東京,有一些城市只能提供居住和生活功能。所以,在這個邏輯下推理的結論是,國家中心城市的形成和發展,是人口和生產活動空間聚集規律運動的結果。

第二,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很有必要。首先要認識到,國家中心城市是“效率”的代表。新時代的發展,強調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如何發展、靠什么發展?要靠效率提高,靠生產力的提升,而生產要素在空間聚集時,有規模效應、聚集效應,有利于提高生產力。國家中心城市是“創新”的代表。新時代需要更多的創新,創新要素越豐富,創新的可能性就越大;各種創新要素聚集,其結合的可能性就多,創新效果就會更大。國家中心城市是“高質量公共服務”的代表。新時代的現代化需要向人民提供高質量的公共服務,比如更高質量的教育,更高質量的醫療服務,更好的住宅,更方便的生活,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只有在中心城市,才有更好、更高質量服務的聚集。國家中心城市是“輻射力”的代表。新時代的現代化需要區域發展的輻射源,實現更加平衡的區域發展,不能通過把生產要素均衡地布局在國土空間上,而應通過“輻射源”和“輻射對象”之間高強度的密切互動來實現。國家中心城市是一個輻射源。

第三,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事不宜遲。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下,國家在空間上需要更多的創新源盡快成長和壯大;保持經濟較快增長,國家在空間上需要更多增長極成長和壯大。國家高速鐵路網的建成,將加快生產要素在空間上的流動和生產活動在空間上的重組——強化生產要素的空間聚集,累積循環效應更明顯。這對于濟南意味著,如果不盡快建成國家中心城市,會面臨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生產要素會跑到周邊的北京、天津、南京、上海等大城市去。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步伐需要加快。

第四,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恰逢其時。8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時提出,要根據各地區的條件,走合理分工、優化發展的路子,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完善空間治理,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格局。最主要的是,要強調促進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聚集,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對經濟發展優勢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承載力。

另外,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意見》。關于都市圈的定義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范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也可以定義為,以一個或多個中心城市為核心,以眾多中小城市(鎮)為節點,以發達的聯系通道為依托,而形成的聚集與擴散、吸引與被吸引、輻射與被輻射的網絡化的經濟地理空間。無論如何定義,在都市圈中,必然有中心城市,沒有中心城市不可能形成都市圈。因此,這是一個“恰逢其時”。此外,9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黃河。黃河的重要性愈發凸顯,將來越來越重要。這又是一個“恰逢其時”。

侯永志說,新時代發展必須進行新舊動能轉換,這是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主線,而其關鍵支撐在于制度創新以激發活力、科技創新以固本培源。科技創新務必要加強協同。報告提出構建協同創新格局,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有效的思路。此外,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重要使命之一是與周邊地區實現協同。在開放經濟條件下,每一個地區都是在復雜的相互交織的巨型經濟網絡中實現的;對于國家中心城市而言,更是如此。從國家發展需要出發,濟南不能獨善其身,也不能獨樂其樂。報告對于濟南如何發揮輻射、帶動周邊地區有具體的描繪和構想,既是服務于濟南發展,也是服務于山東發展和服從于國家區域發展戰略。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