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中國經濟正在闖“新舊動能轉換”關

2016-09-20 18:06:27BY:guoyan
【字體: 打印

“1978年到2012年,這是黃金35年,中國經濟年均增長9.8%,創造了中國經濟奇跡。2011年到2015年,這五年中國經濟年平均增速下降到7.8%。‘十三五’期間,我們要達到年均6.5%的增長,才能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城鄉居民收入達到翻一番的目標。”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成員、辦公廳主任余斌9月17日在2016寧波發展論壇上表示,從現在的情況看,要實現這個增長目標,面臨多方面的挑戰,“但只要闖過了‘新舊動能轉換’這個關口,中國經濟就能浴火重生,再創輝煌。”

“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其實就是推動發展轉向更多依靠人力、人才資源和科技創新。”余斌說,推動發展轉向更多依靠人力、人才資源,是指未來我們更多依靠的是人口質量紅利而不是人口數量。轉向更多依靠科技創新,是說過去30多年主要依靠反復地引進、消化、吸收國外新技術,縮小我們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中國產業一直處于跟隨狀態,未來我們要并跑、領跑世界新技術,這就需要更多地自主創新。“這是一個伴隨陣痛的調整,也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升級過程,只要闖過這個關口,中國經濟就能浴火重生,再創輝煌。”

今年8月,我國投資增長下降到8%,而在過去很多年中,投資增長都是在20%以上;出口增長去年-7%,今年1至8月為-1%;工業增長從過去的15%下降到6%左右。投資、出口和工業驅動增長的模式,離我們越來越遠。靠消費、服務增長和效率提升支撐的模式越來越近,增長階段轉換導致的潛在增長率下降趨勢,短期內難以逆轉,中國經濟增長出現了改革開放以來,從來沒有過的長時間、大幅度的調整。

“問題是隨著經濟逐步放緩,我國有可能進入各種風險不斷積累并集中釋放的時期,金融系統、產能過剩、房地產庫存、地方債務等陷阱明顯增多,并可能交叉傳染,增大發生風險的概率。”余斌指出,這四個問題不是孤立的,是相互影響、相互關聯,一個領域出現問題,有可能帶來全局性的波動。另外,國際經濟和地緣政治風險與國外風險因素相互交織疊加,也將使我國經濟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

“目前,中央基本應對策略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補’。國際經濟危機以后,全球外需大幅萎縮,價格大幅度下降,惡性競爭、過度競爭,很多企業虧損、很多行業出現全行業虧損,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供給嚴重大于需求。”余斌認為,面對這些情況,目前可取的辦法是在需求側進一步滑坡的趨勢很難扭轉的情況下,采取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防止需求側出現斷崖式下降的局面,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情況下,把工作重心調整到加大供給側調整的力度上。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兼并重組、優勝劣汰,從而在新的中高速增長平臺上,實現中國經濟的供求再平衡。

余斌說,我們有很多紅利、潛力是被機制束縛,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如果我們進行改革消除這些體制、機制,讓這些潛力得到充分釋放,我們就可以表現得比今天更好。比如,在調整上,三產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的提升,服務業要向高端、精細化方向發展,制造業要向高端、服務化轉型。未來,中國無論是生產性服務業,還是生活性服務業、制造業的服務業,都會有巨大的空間;隨著經濟穩定發展、城鄉經濟和城市經濟發展的同步,消費潛力是無限的,制造業企業如果扎根于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成功幾率肯定要比別人多得多;未來農業將會產生巨大的變革,農業勞動力供給潛力很大。

與此同時,余斌還對當前企業在轉型升級中面臨的問題,給出了幾點建議。

余斌說,在轉型升級過程中,市場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但企業最終往什么方向轉?怎么轉能獲得成功?最終還是取決于企業自身的選擇。“比如說,今天站在寧波的角度來講,當勞動力、土地、資金、原材料等成本都大幅度上漲時,企業應該怎么轉?有幾個選擇:第一,往中西部地區轉。中西部地區土地、勞動力成本比較低,可以獲得新的競爭優勢,這是一個基本思路。”

第二個基本思路,向海外轉。這個產品想賣給美國人,但是在寧波生產不行,沒有競爭優勢,可以把它轉到印度,那邊成本比我們低很多,把工廠搬到印度去。今天在寧波不賺錢,但是轉到印度后,可能會賺錢。

第三個基本思路,從低附加值、低科技含量向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轉。當成本大幅上漲后,低附加值、低科技含量的產品已經不能獲得利潤,必須要轉向高科技、高附加值的產品才可以覆蓋成本上漲,才可以獲得利潤。

第四,當低端制造業很難賺錢時,可以轉向服務業。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