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鳴:要多維度推動新一輪轉型

2016-08-29 09:20:33BY:guoyan
【字體: 打印

新一輪轉型的一條主線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通過改革來重構新平衡。推進供給側改革,三項任務最為迫切: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去除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著力推進體制機制改革,推進簡政放權、國有企業改革,激活生產要素,實現優化再配置。

推進供給側改革并非意味著可以不顧需求管理,供給和需求始終是相互聯系在一起的。通過適度擴大總需求,去對沖供給側改革的收縮效應,可以為改革營造更好的環境。供給側改革的很多內容,是與需求關聯的,也能發揮提振需求的作用。

要在增長動力和轉換發展方式基礎上實現中高速增長,在經濟穩定增長中逐步化解過高的杠桿率,在穩增長和降杠桿之間取得平衡。因此,新一輪轉型需要從多個維度展開,根本途徑還在于全面深化改革。

中國經濟50人論壇成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日前在由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主辦、新浪財經和清華經管學院協辦的長安講壇上發表了題為“中國經濟將從多維度開啟新一輪轉型”的主題演講。

王一鳴表示,今年下半年有望成為經濟階段性底部,但經濟觸底也并不意味著未來一定會出現一個強勁的回升,未來經濟運行仍面臨諸多挑戰,需要推動新一輪的轉型。新一輪轉型需要從多個維度展開,根本途徑還在于全面深化改革。

中國需要新一輪經濟轉型

王一鳴表示,經濟持續下行有需求不足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需求已經發生變化,而供給跟不上需求變化。當前經濟運行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供需錯配,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供需結構錯配,矛盾主要在供給側。因此他認為,再簡單用過去擴大投資辦法來化解供需矛盾,投資的邊際效應就會明顯遞減。再用老辦法穩增長,不僅投資效率會繼續下降,債務杠桿會繼續攀升,還將增大金融風險發生的概率,也難以從根本上扭轉經濟短暫回升后繼續下行的態勢。

王一鳴表示,目前經濟增速放緩,探底要滿足三個條件。首先投資要逐步探底,第二在去除過剩產能方面要取得實質性進展,第三就是新動力要抵消舊動力的衰竭。目前,房地產、汽車對經濟的拉動作用依然很大,但相比較以往,擴張速度放慢了,而服務業等新型服務部門在加快擴張。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這些新的力量應該更加快速成長,來抵消部分舊動力的衰減。

綜合各方面信息,王一鳴判斷今年下半年有望成為階段性底部,但他同時表示,經濟觸底也并不意味著未來一定會出現一個強勁的回升。

王一鳴認為,未來經濟運行仍面臨諸多挑戰。首先,比較突出的一個問題是杠桿率攀升。其二,房地產和金融資產有泡沫風險。其三,結構性失業問題進一步凸顯。其四,南北經濟分化明顯加劇。

從全國態勢看,王一鳴認為需要推動新一輪的轉型。新一輪轉型需要在提升產業鏈和全要素生產率的主旋律上,以體制改革為條件,以經濟增長方式從數量型增長轉向質量型增長為標志,從高速增長轉向高效增長,從規模速度型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增長。“十三五”時期是轉型的重要窗口期,經濟下行壓力帶來的也是轉型壓力,因此經濟下行既是挑戰,更是機遇。

供給側改革和重構新平衡

王一鳴表示,新一輪轉型的一條主線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通過改革來重構新平衡。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上明確提出,要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意味著一方面供給側是主要矛盾,另一方面需求側起的是為解決主要矛盾營造環境的作用,投資擴張只能適度,不可主次不分。

根據王一鳴分析,當前推進供給側改革,三項任務最為迫切:其一是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去除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其二是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其三是著力推進體制機制改革,推進簡政放權、國有企業改革,激活生產要素,實現優化再配置。

對今年推進供給側改革的五項主要任務,王一鳴也表達了自己的理解和觀點。

其一,去產能。去產能觸及深層次利益格局調整,加之國有企業改革進展滯后,在操作中面臨諸多難題。需要探索用市場化的辦法促進去產能,因為只有完善的市場機制才能發現最優的產能水平,而且最優的產能水平也是動態變化的,很難通過學術研究去發現,也很難通過下指標的方式去除產能。

去產能一定要與國有企業改革結合起來,因為僵尸企業幾乎都是國有企業。要下決心處置僵尸企業,切斷外部輸血渠道,加快破產清算程序,改變市場觀望情緒。去除僵尸企業的基本原則是“保人不保企”,采取再就業培訓、政府公益性崗位吸納、內部轉崗、停薪留職等多種方式相結合,妥善安置下崗職工,通過國家和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按照市場化原則實施債務重組,實現結構調整。

其二,去庫存。去庫存應該更有效地與城鎮化結合起來,而不是通過增加流動性和加杠桿的辦法。此外,去庫存要因城施策,一線和熱點二線城市在控制住房需求釋放節奏的同時,適當調增新城市功能區住宅用地的供給規模,三四線城市適度控制土地供給規模,降低交易環節稅收,促進消化房地產庫存。

其三,去杠桿。去杠桿共識度已經有所提高,但目前還缺乏總體戰略安排。近年來,我國杠桿率快速上升,已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在增長績效和企業利潤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過度擴張債務杠桿的風險在逐步積累。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前5個月已有30多只債券發生違約,其中不乏過去被認為很安全的國企債券,商業銀行呆壞賬水平也連續15個季度上升。建議積極推進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探索市場化的債轉股,建立全國性不良資產交易平臺,發揮價格發現作用,積極利用地方股權轉讓市場加快企業破產資產的處置。

其四,降成本。要加大簡政放權力度,繼續精簡各種行政審批前置中介評估項目,推進中介與政府部門實質性脫鉤,縮短行政審批和中介評估時間,降低收費,提高實效。同時推進政府信息統一平臺建設和共享,加大市場監管力度,降低企業市場交易成本。

其五,補短板。各級政府對補“看得見、夠得著”的短板都高度重視,力度很大。但與此同時,影響制度供給的“軟件”短板矛盾突出,覆蓋全社會的征信體系尚未建立,失信懲戒和誠信激勵的機制不健全。

王一鳴表示,推進供給側改革并非意味著可以不顧需求管理,供給和需求始終是相互聯系在一起的。需求管理重在短期調控,引導市場預期,供給側改革重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增強中長期持續增長動力。供給側改革會形成一定的收縮效應,需要需求管理去對沖。通過適度擴大總需求,去對沖供給側改革的收縮效應,可以為改革營造更好的環境,避免經濟增速短期快速下行激化各種矛盾和潛在風險,進而增大改革的難度和成本。反之,供給側改革也能發揮提振需求的作用,比如補短板中,補齊基礎設施短板,建設城市地下管廊、停車場、充電樁等,都會擴大投資需求。去庫存中,棚戶區改造貨幣化,住戶可以到市場上去購買存量房,可以消化庫存,還會帶來需求擴張。供給側改革的很多內容,是與需求關聯的,也能發揮提振需求的作用。

新一輪轉型要多維度發力

王一鳴表示,從更長期觀察,新一輪經濟轉型要從多個維度展開。如果“十三五”時期能夠穩定發展,轉型能夠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進入高收入經濟體行列,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今后一個時期,仍要保持合理增長速度,使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在增長動力和轉換發展方式基礎上實現中高速增長,在經濟穩定增長中逐步化解過高的杠桿率,在穩增長和降杠桿之間取得平衡。因此,王一鳴認為,新一輪轉型需要從多個維度展開,根本途徑還在于全面深化改革。

其一,要實施創新驅動戰略。

在國家層面,應實施一批國家重大科技項目,在航空發動機、量子通訊、智能制造和機器人、深空深海探測、新材料、腦科學等戰略性領域,按照國際標準建立一批重點實驗室,實現戰略性突破;在產業層面,則要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和主導作用,形成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領軍企業;在社會層面,要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激發全社會創新潛能和活力。特別要在體制上營造激勵創新和公平競爭的環境,實行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支持發展創投、風投、眾籌等新型融資工具,完善科技成果轉化激勵機制。

其二,加大人力資本投資。

在勞動年齡人口絕對量下降、人口老齡化加快的條件下,加大人力資本投資,加強中高端技能培訓和中高等教育體系建設,成為經濟轉向高效增長的基礎。今后一個時期,大量畢業的大學生、職業教育和技能畢業生和海歸留學人員,為傳統意義上的中低端人口數量紅利向中高端人才質量紅利轉換、推動經濟邁向中高端水平創造了條件。建議,加快教育制度改革,大力培養創新型人才。

其三,推動產業邁向中高端。

進入新常態以后,傳統產業產能嚴重過剩,繼續“鋪攤子”的空間越來越小。要提高產業價值鏈和產品附加值,就要加快培育工業機器人、信息網絡、集成電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推動智能制造、分布式能源、網購、互聯網金融等新型制造和服務業態發展,促使企業向研發、設計、標準、品牌和供應鏈管理等環節提升。同時在體制上,要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促進生產要素由低效率企業向高效率企業流動。

其四,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

推進城鎮化特別是加快農村轉移人口市民化,將創造巨大的投資和消費需求,消化過剩生產能力,并繼續創造基礎設施和住宅等投資需求,使經濟增長由過去過多依靠外需轉向內外需協調拉動。今后五年,要有1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市成為新市民,要深化戶籍制度改革,全面實施居住證制度,促進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落戶,并與城鎮居民有同等權利和義務。應該建立由政府、企業、個人共同參與的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擔機制,健全財政轉移支付、用地指標和預算內財政投入同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三掛鉤”機制;維護進城落戶農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支持引導其依法自愿有償轉讓上述權益。

其五,推進綠色低碳發展。

今后五年應實行能源和水資源消耗、建設用地等總量和強度雙控行動,實行大氣、水、土壤的污染防治計劃,建立全國統一的實時在線環境監控系統。在制度上,應實行省以下環保機構檢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推進排污權有償使用和交易制度,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

其六,深度融入全球經濟。

今后一個時期,中國將在“引進來”的同時,更加積極主動地“走出去”,實施“一帶一路”戰略,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開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建設自由貿易區網絡和區域金融共同市場。此外,也應從體制上促進內外資企業公平競爭,完善境外投資管理,并有序擴大服務業領域開放,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